人类史上第一场争夺世界霸权的谈判,为何最终徒劳无功

来源:QQ:1300000220日期:2020/09/01 浏览:79

葡萄牙和西班牙是近代最先崛起的两个大国。它们的领土狭小,人口稀少,自然资源也不丰富。之所以能够崛起,完全是因为它们是最早向海外开拓殖民地,开展贸易和掠夺资源的国家,开启了大航海时代。

也正因如此,海外势力范围在它们两强争霸中举足轻重。

自哥伦布1493年3月发现新大陆归来以后,这两个欧洲最早致力于海外拓展的国家之间的争端越来越大。如何保住新发现地区的专属殖民、开发和贸易权利,排挤掉强劲的竞争对手?西班牙将争端交给当时整个基督教世界的最高精神领袖——教宗亚历山大六世裁断。葡萄牙也不甘示弱,最终两国于1494年6月7日在西班牙巴拉多利德附近的小镇托尔德西利亚斯举行磋商,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瓜分全球的协议——《托尔德西利亚斯条约》。

条约规定:在大西洋中从北到南,从北极到南极拟定并画出一条笔直的边界或直线,这条线位于佛得角群岛以西三百七十里格处。整个世界被一分为二,这条线以西,包括哥伦布发现的土地,都归西班牙王室,这条线以东,包括整个非洲海岸线,全部归葡萄牙王室。

《托尔德西利亚斯条约》

然而,在大约30年之后,这次看似完美的分割却被发现存在着重大问题。1522年9月8日,麦哲伦的船队成功绕行地球一圈返回西班牙(麦哲伦在菲律宾被当地土著杀害,未能返回),用实际证明地球是圆的。

于是,如果两国势力范围的起始线在佛得角群岛以西三百七十里格处,那么,终止线又该在哪儿呢?

这个问题,就即将被两国元首通过谈判来解决。

伊比利亚半岛,卡雅河。

从葡萄牙境内的圣马梅迪山区流出的涓滴细流,潺潺向南,在西班牙南部小城巴达霍斯汇入瓜迪亚纳河。在卡雅的左岸,是葡萄牙的埃尔瓦什,右岸则是巴达霍斯。虽然是两国界河,但河水不宽,两国人民隔岸而居,凭着桥往来行走,西葡两国多年的友好联姻或不和争端,似乎都不会打搅这里宁静的生活。

巴达霍斯城的速写

不过,1524年4月,空气变得不一样起来。两国各派出一个9人专家组成的谈判团来到了这里,隔河对峙,其中各有三名熟悉海洋航行的引航员、三名法律专家和三名天文学家。河水就像谈判桌一样横陈在代表团之间,交锋即将展开。

这或许是人类史上第一场争夺世界霸权的谈判。这场交锋的重点是,地球另一面的摩鹿加群岛到底属于谁。鉴于从群岛攫取的进口香料货物带来的收入,在1520年占葡萄牙王室总岁入的40%,其中还不包括葡萄牙在印度洋海外领地征收的贸易关税,从这个方面来看,无疑是西葡两国赌上国运的决斗。

摩鹿加群岛

而他们斗争的武器,不是坚船利炮,而是地理信息:如何用地理证据在法律层面上证明摩鹿加群岛属于自己。

双方一落场,没有立刻针对核心问题——摩鹿加群岛的归属进行讨论,而是先争论起了一个更基础的问题,托尔德西利亚斯线到底在哪儿?

大家也许感到奇怪,条约不是规定了就在佛得角群岛以西三百七十里格处吗?可问题是,佛得角群岛很宽,到底是从群岛最西端的圣安唐岛开始算,还是从最东端的萨尔岛开始算?要知道这条线越往西,当然就会相应地越将世界另一端线往西移,西班牙希望更多地放弃空荡荡的大西洋,这样就能更多地占据远东的地盘。而反过来,葡萄牙可不希望对手得逞。

从4月23日开始讨论这个议题,一直到5月4日,双方各执一词,陷入了泥沼。当时盛传的一个故事调侃了这场争论:葡萄牙代表团在卡雅河岸边闲逛,遇到男孩,视讯他撅起自己的光屁股,问葡萄牙人,他们要找的托尔德西利亚斯线是不是屁股上这条。

不过,谈判团接下来要遇到的问题更棘手:怎么确定摩鹿加群岛的确切位置?或者换句话说,怎么确定茫茫大洋上的任何一个目标的准确位置?

在大航海时代以前,欧洲人主要的航行区域是地中海,以及沿着大西洋东岸靠海岸线航行,而地中海纵向纬度不过12度,加上有熟悉的海岸线(城市、景观)围绕,海图的作用并不明显。

1502年绘制的《世界海图》。直到1599年麦卡托地图之前,欧洲的海图上几乎不使用经纬线

所以,在大航海时代开启时,欧洲有的是技术水准高超的水手和航海家,但却没有精准的科学在背后支撑。

你很难想象,哥伦布穿越大西洋,用的竟然是“盲航法”。也就是在罗盘的帮助下,通过测量时间和大概的速度来绘制船的航线。哥伦布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船队向西走了多远,因为风速和洋流的变化导致对速度的估计不可靠,而时间沙漏不仅经常出故障,而且还得靠人手动将它在正确的时间翻转过来,而人经常出错。

(对比16世纪初所绘的海图和如今我们的地图。在海图中,非洲沿岸的加纳利群岛和加勒比海上的群岛被画在同一条纬度上,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原因是哥伦布在航海中认为自己是顺着同一纬度直行,绘制者根据哥伦布的叙述绘制了海图,而实际航行的方向是有偏离的)

所以虽然大航海的航海家们发现了一个又一个岛屿、陆地,但都没办法说清楚到底应该把它们画在地图上的什么位置,以至于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前后几拨船队将同一个岛重复命名,又重新“发现”了一次。

其实,当时的欧洲人并非没有设想过应该如何准确定位,16世纪荷兰探险家赫马·弗里修斯在《天文学与制图学原理》中提出,经度可以用时钟来确定。只不过,一个能保证在大海的颠簸、海水的腐蚀、各种压力湿度情况下都能准时的钟,得到1730年才发明出来。

1730年,英国工匠约翰·哈里森制作的第一台适用于航海的钟

于是,双方的代表团既搞不清楚起始线的确切位置,也搞不清楚摩鹿加群岛的确切位置,吵来吵去也没有结果,最终只能偃旗息鼓各自回家,留下一地鸡毛。

奇怪的是,海外势力范围未定,两国元首反而没有那么在意。因为西班牙卡洛一世(也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对欧洲争霸更感兴趣,海外领地只是可以拿来交换的筹码。就在次年,卡洛一世将妹妹卡洛琳嫁给葡萄牙国王约翰三世,为了给妹妹提供嫁妆,他公开放弃了西班牙对摩鹿加群岛的主张;又过了一年,卡洛一世与的葡萄牙国王的妹妹伊莎贝拉结婚,两国的姻亲更加紧密。到1529年,两国正式签订《萨拉戈萨条约》,划定了地球另一边的势力范围,以摩鹿加群岛以东297.5里格处为界,葡萄牙得到了丰厚的贸易收入,葡萄牙得到了广袤(空荡荡)的太平洋。

海外贸易

巩固了伊比利亚半岛之后,卡洛一世可以正式投入与法兰西在欧洲内部的争霸,以及与奥斯曼帝国的“信仰之战”中,成为了整个基督教世界权势最大的君主。

紫色线为托尔德西利亚斯的起始线,绿线为《萨拉戈萨条约》约定的终止线

然而,回过头来看,在卡雅河两岸的争论是不是一场徒劳呢?当然不是。对当时的君主和各国来说,这场争论表明,国家的权力不再建立在宗教权威和传统权威之上,而是基于信息权威和(它背后的)科学权威。由教宗确定的分界线可以被航海家们不断探索获得的知识和信息所改写,甚至推翻。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