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时代的“后宫”群像:从女官到将军侧室,神秘大奥里的女性们

来源:QQ:1300000220日期:2020/09/01 浏览:78

在江户时代的日本,有一个颇具神秘色彩的机构:大奥。

所谓“大奥”,是德川幕府时期将军及其母亲、正室、侧室、子女们生活的场所,和中国古代的“后宫”有些类似。

不同的是,大奥中,除了将军和随侍的仆从外,很少有成年男性出入,负责将军一家饮食起居的均为女性,也就是“大奥女官”群体,女官和将军侧室之间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01 大奥女官与侧室的区别:从人数到职责

从人数上来看,在德川幕府200多年,女官人数通常在500-2000之间浮动。

和这一庞大的群体相比,将军侧室的人数就要少得多,通常是5-10人,在第11代将军德川家齐时期,正式记载的侧室有16名(有学者认为是20多人,甚至是49人),生下了超过50名子嗣。

由于子嗣、妻室众多,德川家齐时期的女官人数一度达到3000人。到了幕府末期,随着德川家族势力的衰落,女官人数也出现显著下降趋势。

从职责来看,大奥女官是一个等级、职责严明的体系。

据统计,有超过20种工作类型,其中清洁、打扫、洗衣、配膳、提水等杂役工作由下等女官负责,诸如制作衣物、撰写文书等由御右笔、吴服之间等中级女官负责,最上层的是御表使、御年寄、御客会释等上级女官,可以与将军及夫人直接接触。

至于进入大奥从事哪种类型的工作,与女官的家庭出身密切相关,一些低级武士之家的女儿只能从事下等工作,而旗本、大名家的千金,则有机会做到贴身服侍将军及夫人的位置,收入和地位都要高得多,还会有多名侍从服侍。

作为“被服务”阶层,侧室的主要任务是服侍将军、诞下子嗣。不过能够生下嗣子、出身门第的高低也会影响她们在大奥中的地位,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的待遇也差别很大。

02 飞上枝头的“女官”:侍寝的御中臈

在大奥女官中,贴身侍奉将军的“御中臈”最有机会成为侧室。

根据日本学者山本博文在《大奥秘史》中的说法,御中臈一般有8个人,根据是否与将军发生关系,分为“污御方”和“御清”两种,而御中臈的选拔通常由级别更高的御年寄、御客会释(御中臈的首领)等人负责。

除了御中臈,在德川幕府早期,出现过服侍大奥沐浴的下级女官侍寝的现象。到了后期,随着大奥内部制度的不断完善,这种现象就逐渐消失了。

被将军宠幸的御中臈,有的会成为侧室,但也存在一些秘而不宣的情况,在13代将军德川家茂时期,就有几个御中臈曾侍寝将军,摩鑫下载手机端但被正室压了下来,没有公之于众。

在成百上千的大奥女官中,想要飞上枝头做侧室,竞争相当激烈,因此在女官内部,为了争夺向上晋升的机会,勾心斗角的“宫斗”戏码也一点都不少。

毕竟,做到御中臈进而服侍将军,就有可能诞下子嗣,如果幸运的话,儿子成了下一代将军,在大奥中就成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这种诱惑不可谓不大。

03 侧室与女官:“宫斗”中的利益共同体

在大奥中,做到侧室甚至成为下一代将军的生母,并不意味着从此就能高枕无忧。来自其他侧室、将军夫人、将军生母等的压力,都不容小觑。

对于侧室来说,她们要想在大奥中获得一席之地,除了生下子嗣之外,常常也要倚靠身边的女官,女官们的待遇高低、升迁机会、地位等也和主人息息相关,因此她们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

第6代将军德川家宣的正室天英院所生下的子女均早夭,在家宣去世后,其侧室月光院所生的幼子家继做了新一代将军。月光院作为生母,在大奥中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但天英院出身关白之家,家族背景显赫,两人之间的冲突不断。

为了打击月光院的气焰,天英院选择“侧面出击”,打算从月光院最信赖的女官绘岛下手。很快,她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一天,绘岛受月光院之托外出祭拜将军,回程的路上因为看戏游乐误了关门时间,据说还和一位歌舞伎演员生岛新五郎有染。抓住了这个把柄之后,天英院顺势打击了一大片关联人士,除了绘岛被判“远流”外,还有十几个人或被杀,或被流放发配,或者贬为庶民。

编辑

对绘岛的处罚只是一个幌子,其根本是天英院与月光院两个派系之间的利益之争,但月光院和绘岛既是主仆又是利益共同体的关系,让天英院的一系列操作起到了“敲山震虎”的效果。

总的来说,大奥侧室和女官之间有着复杂的关联,侧室是女官上升通道的顶点之一,彼此有着相互依赖的诉求。但在一个充满明争暗斗的封闭小世界里,无论是侧室还是女官,都有着自己的生存困境。

0